嘉德诺也会在未来研发更多高效、创新的产品

2021-03-25 16:37

“当前介入治疗已经成为非常重要的一个治疗分支,”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副院长、心内科主任医师钱菊英教授介绍说,“越来越多的疾病能够用微创的方法进行治疗。x线影像帮我们在诊断和治疗中看清器官结构,但它对人体有一定伤害,介入医护人员需要穿铅衣进行手术,相对更加辛苦一些。”

钱菊英教授介绍说:“作为女性,虽然顾虑和压力会更多一些,但还是有很多杰出的女铅衣侠撑起半边天。而且目前我们越来越注重从创新设备、手术模式等各方面给铅衣侠更多的职业防护。”

冯骏教授并非特例。调查报告显示,与非长期穿着铅衣的医护相比,“铅衣侠”选择工作压力“非常大”、“比较大”的比例更高,接近3/4的“铅衣侠”感觉平时压力较大,自我提升、工作强度等各个压力来源选项中,“铅衣侠”医生均高于其他医生。

虽名为“侠”,但“铅衣侠”医护们的步伐并不轻盈。二三十斤的铅衣,加上长时间站立、长时间高专注度工作,“身心俱惫”是不少“铅衣侠”每天的写照。为了了解铅衣侠群体的真实现状,嘉德诺健康集团(cardinal health)联合医趋势于2019年8月19日医师节当天启动“致敬白衣天使,关爱铅衣侠”调研项目。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导管室护士长朱丽表示:“心导管室的护士比其他科室护士更需要具备传统手术室无菌操作的能力,心血管专科护理专业理论基础,手术过程中的应变能力,相较医生穿着铅衣单次持续时间较短,但穿着铅衣的频率更高。”

调查报告显示,40%的“铅衣侠”每周手术台数超过10台,36%的“铅衣侠”每周工作时长超过996工作制(周工作时间60小时),其中20%的护士每周参与手术超过30台,工作强度超过普通医护。

历时2个多月,调研共收集了2348份来自一线医护人员的反馈,其中包含了1281名铅衣侠。调研结果显示,医护人员普遍面临工作负荷重、健康隐患多、压力大等问题,“铅衣侠”则尤甚,需要引起全社会重视。

“‘铅衣侠’需要社会全方位的理解与支持,比如增强患者和公众对‘铅衣侠’的理解和尊重,医院加快介入人才队伍培养、增加激励机制,鼓励企业研发创新设备产品等,”嘉德诺健康集团(cardinal health)医疗事业部中国区总经理连佳表示,“技术的飞速发展正在推动介入器械不断迭代、进步,嘉德诺也会在未来研发更多高效、创新的产品,辅助医生临床诊疗,缩短手术时间,助力‘铅衣侠’治愈更多患者。嘉德诺旗下康蒂思(cordis)也将持续助力介入学术推广和人才队伍的培养,以减少因人员缺乏导致的超负荷工作。我们愿与各方携手,共同营造一个关爱的环境,让每一位‘铅衣侠’的负重前行可以更轻松、更轻盈。”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主治医师吴轶喆教授说:“即使我们吃了很多射线,站的时间很长,但是病人有一个好的结果,我们还是很愿意的,无论早上还是晚上、刮风还是下雨,有急诊病人需要我们都会赶回医院。”

强度超996上班族,心理压力大,“铅衣侠”健康长年为工作“让位”

图一:调查报告显示,40%的“铅衣侠”每周手术台数超过10台

介入治疗的患者需求越来越多,“铅衣侠”的缺口却越来越大,他们本身的健康隐患不容忽视,关爱铅衣侠刻不容缓。

“我们不但要站手术台、做手术、吃射线受辐射,还要穿着三十多斤的铅衣、戴铅帽、戴铅镜、戴围脖,但心里的压力比这铅衣还重。”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血管外科主任医师冯骏教授深深吸了一口气说,病人的生死就在一瞬间,很多时候上手术台时病人已经命悬一线,好不容易救回了病人,回到家里凌晨三点才想起来爽了家人的约,又辜负了家人的等待,心理压力非常大。

高锋利主任是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心脑血管病医院血管外科的副主任医师,是医院出了名的“铅衣铁人”,最高纪录是穿着铅衣在介入手术室连续36小时。“前后做了十几台手术,铅衣三十多斤很重,非常热,衣服湿透换了五六件,大脑还要高速运转,非常累,做完手术只想赶紧找个地方眯一会。”

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创伤小、疗效好、康复快、风险低的介入治疗日益受到医生和患者的认可,成为心血管疾病、脑血管疾病等疾病治疗的重要方式。造影剂、导管、射线,是医护人员开展介入治疗必不可少的三个要素,穿着铅衣是医护人员减少辐射风险极为重要的“常规动作”,他们也被亲切地称为“铅衣侠”。

除了辐射问题需要铅衣周密防护,长久站立也容易因为血流瘀滞而引发深静脉血栓,不仅会导致腿痛腿肿等症状,严重时甚至会进展为肺栓塞而引起生命危险。建议“铅衣侠”以及需长久站立的人群经常活动腿部,也可借助抗血栓压力带等物理预防方式缓解。

山西省心血管医院神经外科兼神经技术科主任蒯东教授说:“看到垂死的病人获得了新生,瘫痪的病人重新站了起来,昏迷的病人睁开双眼,呼唤亲人的名字,这些都让我们愿意背负沉重铠甲去用新技术救治复杂的患者。”